栏目导航
体育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苍南的时间与空间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8-05 06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苍南山水。

游客在碗窑古村参观。

如今,山海间这片广袤的土地,尽被绿色的生命所覆盖,放眼一片苍茫。绿色的波涛里,有整齐的庄稼,有低矮的野草,有叫不出名字的各色灌木与乔木,有竹,有大片大片的柚……柚生山间,柚生水畔,柚也生在与人类近在咫尺的路边。柚树的树枝间已结出了碗口大的柚子,枝头的白花还在继续绽放。这是一种彻底忘记或者说从来不在意节令的植物。在这柚树下伫立片刻之后,内心竟一时迷茫,说不清是春是夏,说不清身处何方。

猛抬头,目光正与乌龙般腾云驾雾的玉苍山相遇,方知身在苍山之南。苍南,就是这片土地的名字了。但我始终也没有考证清楚,苍南的“苍”,是指眼前的玉苍山,还是比它更加雄浑的括苍山系,抑或是所有气势巍峨、其色如黛的苍山。返身遥望,山的对面已再无山,而是平阔浩瀚的东海了。由此,我相信天下所有的山都可以作为这个地名的依托。

感受苍南,并不觉它在空间上的旷远、宏阔,倒是觉得它在时间之轴上的延伸,具有某种不可揣度的绵长与幽深。玉苍山苍翠俊秀、植被丰茂,山间并无大河,而多小河、山溪。这地方习惯于把河一律叫做溪,大溪或小溪。大溪也好,小溪也罢,均如一曲曲温润委婉的南音小调,从大山口中流出,徐徐缓缓、清清亮亮,如液态的风,穿过草丛和树荫,掠过暗黑色的泥土,在山麓的某一低洼地带聚集成河。即便成了大河,也不似北方的河那样粗犷豪放、波涛汹涌,而是把速度和深度藏于表面的沉稳平静之下,一路低调远行。

无数条无名之溪,千百年的潜行修炼,终于还是有一条或几条修成了正果,成为拥有自己名字的河流。于是,有莒水从众水之中脱颖而出,开始了自西而东的奔涌。莒水与世间所有的河流一样,志在大海,但却在东流途中进入了命定的渊薮,成为玉龙湖的重要源流。既然命运有了另一种安排,那就顺其自然吧。“水利万物而不争”,不争,才会在顺遂中把自己流淌成“道”,才会甘情愿地惠及万物。